• 两大利空制约大盘反弹 新主线浮出水面 2018-03-28
  • 斑马军21场不败!2018年联赛0丢球冠绝五大联赛 2018-03-28
  • 日媒:美国外交特朗普色彩或加深 国务院被架空 2018-03-28
  • 【大庆打击老赖出新招将为其定制“失信彩铃”】 2018-03-28
  • 娄底爱尔眼科医院提醒:眼外伤患者容易引发视网膜脱离 2018-03-28
  • 方硕:投失绝杀球不会影响系列赛情绪 2018-03-28
  • 中国驻越南大使馆提醒春节期间赴越中国游客安全出行 2018-03-28
  • 我的鬼君老公 有声小说 2018-03-28
  • 如娇似狼首发,,当代小说 2018-03-28
  • 关于印发《注册测绘师制度暂行规定》、《注册测绘师资格考试实施办法》和《注册测绘师资格考核认定办法》的通知 2018-03-28
  • 青年人才党支部引得“源头活水来” 2018-03-28
  • 王源妈妈如果能重新选择 绝不会让王源走这条路 2018-03-28
  • 监察法让反腐更高效,让监督更全面 2018-03-28
  • 南川24个招商引资项目集中签约 金额达244亿元 2018-03-28
  • 各地PPP规划陆续出台 千亿级项目集中发布 2018-03-28
  • 腾讯分分彩走势 > 七巧 > 闷烧型男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    三十一


      晚饭后,十点不到,花馨香便将倪橙橙推进儿子的房间,递给她一件浴衣,要她沐浴后早早休息。

      帮儿子在榻榻米上铺一床棉被,摆上两颗枕头,做母亲的心情愉快地向两人道声晚安,掩上拉门便离去。

      “老师……怎么办?”倪橙橙望着宽敞榻榻米上一床铺得整整齐齐的棉被,顿觉双颊热烫。

      想起晚餐时他父母亲切和蔼的态度,她不免有欺骗的歉疚感,而他母亲不断追问两人交往的大小事,她也只能尴尬地虚应他很少开口说话。

      当看见他父母相互为对方夹菜,还甜甜蜜蜜地喂食对方时,她更简直不知视线要往哪里摆,但又有些羡慕。

      只是他一整晚视若无睹,迳自吃食,而现在他母亲的安排也令她害羞不知所措。

      “我再去拿一床棉被过来?!奔盖桌肴?,流川直转往隔壁的置物室,从橱柜中取一套棉被返回。

      他看似神情冷静,一颗心其实狂热跃动,即使铺两床棉被,仍没信心可以跟她同房而眠。

      他实在不敢挑战自己的自制力,但若将她请去客房睡,又怕母亲会起疑追问一堆。幸好他的房间很宽敞,只好尽可能将两床棉被分得更开,靠向左右两面墙。

      他拉开窗户,吹着夏夜舒适的晚风,盘坐在榻榻米上,膝上置着纸张,借画图冷静心绪。

      然而,当倪橙橙穿着浴衣推开拉门,赤着双足踩上榻榻米时,他立即心一窒,前一刻的静心养性全都破功。

      沐浴后的她,脸蛋红通通,眼神迷蒙,而轻薄的浴衣、清爽的花色,让她看来更显可爱淡雅,比优雅华丽的振袖和服更令他心猿意马。

      脑中闪过一抹念头,大掌好想伸手探入她的领口,抚摸她绯色的细致肌肤……

      他喉结滚动了下,用理智克制冲动,忙要站起身去浴室冲澡降温。

      怎知她却直接朝他所在的窗边走过来,脚步还有些飘浮。

      “好热……”靠在窗边,她拉拉衣襟,想让晚风吹去一身热气。

      站起身的流川直,居高临下,视线无意中一瞥,清楚望进她拉开的衣襟内胸前粉色的蓓蕾……

      该死!这女人是存心诱惑他犯罪吗?

      他胸口血脉沸腾,直冲脑门,怀疑下一秒自己便要淌下两管鼻血。

      “你热水泡太久了?!彼羯逞剖治粘扇?,努力移开停留在她身上的视线。

      “我只在澡盆泡几分钟而已,可是全身都发热起来,脑袋也昏沉沉的……”她喃喃说。慵懒的语调教他听了心口如蚂蚁钻咬,痒得难受。

      不禁要怀疑,他晚餐里该不会被下了什么迷药吧?否则怎么浑身细胞只想着要将她扑倒?

      晚餐?蓦地,他怔了下。

      晚餐是他煮的,不可能有什么异常料理,倒是在饭后大家喝了点清酒,想必是这个原因。他酒量不差,两三杯清酒对他没什么影响力,而她却是第一次喝酒。

      母亲热情煽动她尝试,她于是笑眯眯地跟大家一起举杯,轻啜了一口、两口,甚至喝完一杯,当时她看起来毫无异样,莫非……她现在才开始出现醉态?

      “星星好多……一二三四五六……五六七……十、十二、十八……???怎么都糊在一起了?十三、十八、二十一……老师,你帮我算算,到底有几颗星星?”倪橙橙伸手指窗外,数算夜空中的星子,愈数愈混乱,不禁拉扯站立一旁的流川直,要他陪着她数星星。

      流川直略弯身,望向窗外星空,今晚可见的星星,不超过十颗。

      她醉了,他确定。

      而他也被她迷醉了,他想。

      “老师,你数数看嘛,是二十一还是三十一????你怎么变两个?”她硬拉他蹲下来,跟她趴在窗棂,转而望向他的脸。

      她迷蒙的眼盯住他,困惑地微颦细眉。

      “两个都很帅耶……咦?怎么只摸到一个?另一个是影子对不对?”她一双小手抚上他脸庞,笑嘻嘻说。

      他因她的触摸脸庞热烫,一双黑眸炙热地瞅着她弯起的嫩唇,只要一俯身,他便能将那可口的唇瓣咬住,好好品尝吮吻。

      他缓缓倾靠向她,喉结再次滚动,干渴地吞咽口水。

     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让他如此饥渴难耐,她醉酒的模样,教他浑身着火,恨不得将如此迷人的她,狠狠搂进怀里,恣意爱怜。

      “老师……我想睡觉……”她水眸眯成一条线,喃喃细语。

      只差两寸,他便要覆上她的唇瓣,她却倏地一颗头垂下,无力地埋进他胸口。

      盯着她头顶的发旋,流川直拢着眉心,不知该不该抬起她的头,满足自己吮吻她的欲望。

      最后,他无奈叹息,一把将瘫软的她抱起,走往靠墙的一床棉被。

      仅有几步的距离,他却走得缓慢无比,她的身体很柔软,身上沐浴后的薰衣草芳香让他舍不得将她放下。

      “老师……晚安……”她闭着眼,嘴里无意识的用日语轻喃,小巧的唇瓣愉快地上扬。

      见她如此纯真可人的模样,流川直心中不禁矛盾。

      她这么信任他,他又怎能趁人之危?


    腾讯分分彩走势
    上一页 回目录 腾讯分分彩走势 下一页